繁体版 简体版
笔趣阁 > 游戏竞技 > 王爷别跑 > 第四十五章:手起刀落人抬走
    夏橙溪的父王此时坐在龙椅上苦恼无比,冰羽帝率领大军势如破竹,很快就要兵临城下,到时候自己肯定难逃一死,他没有在去请求原谅,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冰羽帝能够放他一命,那样他就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。

    看着台下的一干大臣,王上现在的心情很坏,为什么这足足上百人,都抵不了一个夏浩龙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帮饭桶!饭桶!我大夏养你们是吃饭的吗?啊!如今冰国大军压境,你们倒是给我放个屁啊!”

    大臣们不以为然,这一切不都是你的无能造成的,现在来怪我们,大夏有你这样的帝王不亡国才怪!

    “咳咳,王上,夏浩龙带着我大夏七成的兵力投靠别人,这是投敌叛国,王上可以派人去游说,也许能劝他弃暗投明”

    其他人像看白痴一样的眼光看着说话的大臣,这么震撼的办法真不知道这位饭桶是怎么相出来的,如今都要打到家门了,你去劝人家归降,除非人家跟你一样脑子有病。

    “呵呵,游说,归降……”

    大臣以为王上听进去了他的意见,连忙追问到“王上,那夏浩龙对大夏中心不二,这次也是被您逼的,如果我们能放低身段,给他个台阶下,他一定会回来的”

    王上挥了挥手,示意士兵把这个死不要脸的东西丢下去斩了,等把这个玩意扔出去以后,夏橙溪的父王像是苍老了几十岁一般,对着大臣们说道“都退下吧,明日无朝,不必来上朝了”

    大臣们走后,夏橙溪的父王无力的瘫软在龙椅上,想起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,自己为了大夏,日以继夜,废寝忘食,如今却是自己亲手毁了大夏啊,自己不仅糊涂,而且荒唐啊。

    他真的后悔了,他想要去忏悔,想要求得妻子还有女儿的原谅,他还不想死,所以他必须要拉住王后和公主的心,不然冰羽帝来的那一天就是在睁不开眼的那一天,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挡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王上宣太假去请王后和两位公主,大概等了半个时辰,王后和公主三人终于到了,夏橙雨昂着小脑袋,一副顽固的样子十分好笑。

    “王上,找我来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王后不知道,现在的他还有什么话跟自己好说的,并且还要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带来。

    “孤王回想这些年的路,孤王真的后悔了,真的知道错了,孤王知道你们不可能原谅我的所作所为,所以这次叫你们来,只是想你们能够听我说说话罢了”

    听到王上这么说,王后的眼泪如泉涌一般,她也错了,错在不该嫁给眼前这个男人,这几十年她得到的是什么?权利还是利益?只是日以继夜的担忧罢了,这样的日子简直跟一天没什么区别,整日困在这皇宫里,自己的人生就这样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父王,你不必忏悔,作为一个帝王你没有错,或许你可能只是对不起舅舅,而作为一个父王,你对不起的是妹妹,作为一个丈夫,你更对不起母后,没有人会原谅你的,所以你根本没有错”

    “夏橙雨扭着小脑袋时不时附和姐姐两句,对,父王你没错!”

    孤王这万里锦绣河山是多么的诱人,夏浩龙将军为孤王打下这万里江山,孤王到头来竟然丧心病狂的想要残害自己最得力的将军,孤王鬼迷心窍啊!

    看着父王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,夏橙溪对他那颗已经冰冷的心渐渐有了一丝融化,每个人都有感情,即使如父王这般狼子野心的人也不例外,自己是否应该给他一个忏悔的机会,夏橙溪顿时迷茫了。

    “纵然父王有万般错,但除去这帝王的名头我只是你们的一个父亲啊,我希望你们可以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孤王真的知道错了”

    夏橙溪想要说什么,却话到嘴边无从说出口,一时间语塞。

    “父亲?你配做一个父亲吗?想想几日前你是怎么对母后和姐姐还有我的,是不是如果舅舅死了,你会马上杀了我们,现在你满意了?舅舅的大军压境你如今才想到来忏悔,父王,做人都有羞耻之心,难道你不觉得羞耻吗!”

    面对夏橙雨的咆哮质问,父王一时间无话可说都是自己把事情做的太绝了,以至于现在他们都找不到理由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,怎么说他也是你们的父王,我累了,不想在提这些了,我会求弟弟放过你的,你们陪我回去吧”

    父王听到母后这么说眼睛里闪现出希望的眼神,对着母后和夏橙溪姐妹离开的背影说到“谢谢,谢谢!”

    走在路上,夏橙溪问到“母后真的要放过父王这样的小人吗?他的所作所为真的该死,他死了由其他人在管理大夏有什么不好?”

    夏橙雨也符合到“是啊,母后,我已经对他没有任何感情了,他的死活更是跟我们没有关系,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谁做错了事情都要受到惩罚,您怎么可以说放过他呢”

    母后叹了口气,她们不知道,母后这样做也是为了她们,如果把王上逼急了,把她们二人抓起来,到时候鱼死网破怎么办,倒不如现在答应他,自己会放过他,但弟弟和冰羽帝呢?又岂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,他也是你们的父王,他可以不仁,我们却不可以不义,既然他想活着,那便让他活着吧,他已经不小了,已经没几天活的日子了,毕竟他也是我的丈夫,我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”

    是啊,他是自己的父王,即使自己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,但却是拥有血缘关系的,自己真的应该给他一个机会,让他苟延残喘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母后,我知道了,你去休息吧,我跟妹妹送你回去”

    看着母后苍白憔悴的面容,夏橙雨就忍不住的流眼泪,母后这些日子受了太多的惊吓和委屈,她不是神,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,夏橙溪想,以前那些宫斗剧里面,王后一个一个跟孙猴子一般,千般诡计,万种手段的,可那些都是假的,自己眼前的母后才是实实在在的王后,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也是很脆弱的。

    夏橙雨这段时间听话了很多,身上的一丝稚嫩和青涩已经被磨平,父王不知道,这件事对妹妹能够造成多大的阴影,还妄想妹妹可以原谅他,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先回去了,我已经收到线报,舅舅和冰羽帝的大军不出三天就会兵临城下,姐姐这两天多休息哦,到时候姐夫看到了会心疼的”

    这个小丫头,不管什么时候都喜欢开玩笑,冰羽帝的影子在夏橙溪的脑海里非常清晰,仿佛从未离开一般,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所有经历都如梦似幻一般奇妙,清晰的感觉到,但又觉得不真实。

    “冰羽帝,我在等你,或许这个世界上让我心动的人只有你了,当你表白的那一刻起,我就明白,我已经深深爱上了你,无法自拔一般的爱,你不知道,我夏橙溪是谁,不过不重要,你只要知道我夏橙溪是世界上最爱你的人,永远不会离开你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夏橙溪带着满足的笑容回到了寝宫,这些回忆的点点滴滴对她来说格外的珍贵,冰羽帝的爱是她这一生最珍贵的礼物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过的很快,这三天大夏王上都在忧虑中度过,三天的时间冰羽帝和夏浩龙竟然连破九都十一关,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挡住他们一分一秒,这消息对王上来说,到了后来也就不重要了,现在他最关心的是,冰羽帝和夏浩龙到了哪里,自己的性命如今就攥在女儿和妻子的手中,自己只要不死,冰羽帝退兵,然后夏浩龙在回来,自己就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,如果自己死了?那么一切都没有了,一切也都完了。

    “报!”一探子冲到了大殿之内,对着夏橙溪父王急促的说到“王上,不好了,冰国太子冰羽帝已经率领大军打到王都来了!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来的真快啊,是啊,不管怎么样,这一秒迟早要来,陪孤王去迎接他们。

    小兵不明所以的问到“迎接他们?王上他们可是来攻打我们的”

    他不说话,把身上的龙袍紧了紧,一个人朝城门走去,他的背景显得有些孤寂萧条,还有一些落寞。

    “来到城门上,现在正是一天最寒冷的时候,而守城官竟然满脸的汗水,紧张的神情挂在脸上,看到王上来了之后,快步走了过来单膝跪下说到“王上!如今冰国大军已经兵临城下,我们如何是好?请王上发号施令”

    王上一挥手,对着众人说到“都散了吧!”

    守城官诧异的询问到“散了?王上这是什么意思”

    他没有理会别人,只是一个人走到城下,拼尽全力的打开城门,看着风尘仆仆的冰羽帝还有夏浩龙,他漏出一个惨白的微笑,随后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舅舅?他这是在干什么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