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穿越到穿越文里 > 第九十九章
    顾县令见这安子墨与自己闲聊了几许却还未道出来意,这若是往日自己倒是愿意与此人周旋一二,但如今县内已有多处村落河水干枯,百姓已经吃水困难,自己若是还没有想出个对策,恐怕别说是提升政绩了到时连头上的乌纱帽都不保。思及于此,顾县令心中便生出几丝不耐,于是干脆放下茶杯拂袖道:“本官瞧着安童生面色红润,想来是家中境况不错吧。如此本官到时了却一桩心事。可惜这衙内多有政务还需处理,不然本官倒是要与你共饮几杯。”说摆便要举杯谢客。

    安子墨低着头嘴角扯起几丝不屑,暗道这顾平还是如记忆中般唯利是图,随即也不理他言语之中的讽刺,又赶紧正色道:“老父母恐怕是误会学生了。学生之所以面色通红乃是有一桩喜事要告知老父母,所以才失了方寸。如有不是之处还望老父母海涵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顾县令闻言却是双眉紧皱,不悦道:“如今这安平县内正值多事之秋,本官更是为此煞费心神,你却偏偏还要向本官道喜。哼,今日你若不说个清楚,休怪本官治你个大不敬之罪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安子墨神色不变依然像先前般从容正定道:“学生要与老父母说的正是关于这县内缺水一事。”说罢,安子墨又向顾县令行了一礼,正色道:“老父母为人刚正不阿,对待安平县百姓更是关爱有加。学生虽仅仅只是一名小小的童生,但也想为老父母尽一份力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的意思,是你已经找到解决的方法了?”顾县令一听哪里还有什么不悦,这面上的神色虽不是立马就和颜悦色起来,但比之刚刚那一副煞气腾腾的样子不知道好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如此倒是我误会子墨了。只因如今这诸事缠身,老夫这才语气上怠慢了你,还望子墨莫要往心里去才好。只是。。。不知子墨对于县内的旱灾又有何妙计呢?”

    “回老父母话,学生近年因身体抱恙,所以无缘科举,但这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,学生自然不敢懈怠,虽也日日苦读不缀,闲暇时倒是读过几本关于风情地貌的书籍。”安子墨朝顾县令笑道:“托老父母的福,这几日思索间恍惚想起,咱们县内似是有几条暗河流经此地。于是学生便多番寻找,正所谓有心人天不负,虽几经周折总是让学生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,这。。。”顾县令原先虽也有预感这安子墨会有所计策,但没想到自己这厢把头发都快愁白了,他到好只是三言两语间便把事情给解决了。这让他如何不惊讶。至于是不是费劲千辛万苦又与自己何干,他只要结果一样便罢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。”顾县令反复确认后,见安子墨依然没有改口,这才舒心的抚掌笑道:“古人云,不鸣则已一鸣惊人,这说的正是安贤侄啊。瞧瞧,这才多久,便能帮着老夫解决一大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不得顾伯父这番夸奖,侄儿只是尽了自己的本分罢了。”安子墨顺势也改口谦逊道。

    “好一句‘尽了自己的本分’,若是人人都能如贤侄这般,老夫又岂能被事事烦心啊。”顾县令如今自觉难题已解开,倒是有心情与安子墨闲聊一二。随即一番沉思道,这安子墨虽只是一个小小的童生,但为人颇为机敏,也有几分才华,比之过往时候更是如脱胎换骨一般。如此倒是能为自己所用。

    想罢,顾县令拉住安子墨往一边坐下,对着他和颜悦色道:“老夫虽贵为一县的父母官,但到底不是本地人,身边除了一个徐师爷,竟是没有一个可用之才,如今原来的老书吏已经年迈不堪大用,这不知贤侄心中可有适合的人选啊?”说话间顾县令眼睛一直紧盯着安子墨,这行径就差明说要安子墨担任书吏一职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